icon
当前位置:

《祭侄文稿》近年来的展借记录

  《祭侄文稿》近年来的展借记录

  在台北故宫官网公开的讯息中,台北故宫代理院长李静慧表示,任何院藏文物外出展览前,研究人员都会谨慎评估文物状况,且依照划定,会招集专家学者组成专案小组,就古物状态是否适合出借进行实物审查。此次《祭侄文稿》的审谈论断为“古物状况牢固,合适出借展览”。

  至于运输跟展出时的条件,以2011年记者在两岸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合璧之旅中所亲见的为例,当时运送文物特别定制了铝合金箱,里面的软塑料跟波浪形海绵可能在运输过程中起到很好的减震成果。箱内的凹槽也是为文物量身定制的,凹槽下面还特殊安装了恒湿机,可能保障保险箱内的湿度基本上和博物馆库房内的条件相当,保障运送过程中恒温恒湿。此外,出于保险考虑,运送的时间、方式等信息皆被保密。

  此前,《祭侄文稿》曾在台北故宫展出过三次,辨别是2001年的“书画菁华特展”、2008年的“晋唐法书名迹展”以及2011年的“杰出100国宝总动员”。

  按照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规定,《祭侄文稿》属于70件“限展”字画范畴,此类书画每次只能展出42天。

  按照寰球博物馆展览惯例,展品交接时均有文物点交环节,以确认文物完好无损。

  1992年、1998年台北故宫文物赴美国、法国展览,对方都已当时通过“司法免扣押”条款。此前,台北故宫文物到日本也遇到过这个问题,前些年日本终于通过“司法免扣押”条款,因此,2016年大阪市破美术馆“从王羲之到空海”展,台北故宫便出借了19件文物。

  据专家介绍,台北故宫出借文物需要对方通过“司法免扣押收禁”条款。“司法免扣押”条款主要确保其文物出借展出不会受到司法追诉或拘留收禁,以确保外借文物“有借有还”,并在展览进程中不受搅扰——这针对的是所有借展方。

  此次赴日展出与最近一次展出已相隔七年,全体展览从1月16日-2月24日,仅30余天,合乎限展期限。

  当然,馆际关系也很重要——这就像人与人之间要有借有还一样,博物馆之间同样需要斟酌是否有同等文物能够彼此借展。而借展博物馆设施、前提是否足够也是须要考虑的。